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ddhh的博客

每个人的一生,是一个绚烂的故事,于平凡中彰显灵魂的异彩。

 
 
 

日志

 
 

原创中篇小说【爱洒开枪时】12/18文化大革命开始了  

2014-09-30 10:01: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枪时

                                          12

                             文化大革命开始了

      清晨,太阳才升起,就火辣辣的烤人。
      郑强与佟欣正在去课程设计教室的路上。
      佟欣对郑强说,去年暑假,我在你无锡家中欢度的情景,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其实已过去一年啦。
      是呀,还有1个多月,又要放暑假了!我们的大四也就读完啦!明年,我们就可以毕业了!可新生报到时倾盆大雨的惨象,好像刚刚遭遇。郑强感叹。
      嗯,这就叫光阴似箭,日月如梭!郑强,这次暑假,咱们现在就说好,你到我家过,北京比无锡凉快,特别是晚上。佟欣郑重其事邀请郑强。
      到时再说吧!郑强稍稍思索,迟疑了一会儿才回答。
      佟欣没有吭声,尽管心理有些不快。
      当他们走进课程设计教室时,教室里空空无人,他们是最早到达的第一第二。
      等全体同学到达后,指导老师开始巡视,浏览所有同学的设计图纸。
      当再一次仔细浏览完图纸,指导老师就站在了佟欣制图桌与郑强制图桌之间,向大家宣布:同学们好!请大家现在停下手中的工具,听我说几句。从我刚刚检查的所有设计图纸进行比较,结果表明,我觉得,郑强与佟欣设计的图纸最好最优秀。尽管他们设计的《液压传动与控制》是全班最难、最复杂的结构,可他们画的图却是全班最标准最清晰最完美的,文字标注及说明,也是最准确最简扼最明了的,无疑应该是大家学习的榜样。
      说完,老师把郑强画的图纸与佟欣画的图纸,先后展示给大家效仿。
      正当全班同学围着郑强与佟欣的图纸细细阅读时,教室外闯进别校的几个学生,他们七嘴八舌,此起彼落,大声喊:啊?你们居然还在上课呀,文化大革命开始了,这是毛主席亲自发动亲自领导的,你们却无动于衷,简直是狗胆包天!
      更有一位学生气势汹汹指着老师的鼻子,严厉呵斥,是你!是你至今还执迷不悟,竟然还在向学生兜售你的封资修教学内容,你胆大妄为!
      与他一起的其他几个学生,把郑强和佟欣的图纸,撕得粉粉碎碎。嘴里还滔滔不绝地高喊,造反有理,革命无罪,不破不立,立在其中……
      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这样锐不可阻挡席卷全国各个角落,如钱塘江怒潮,汹涌澎湃。
      全国范围内,大批判、大辩论,日以继夜,如火如荼;大字报、大标语,铺天盖地,满国满城;破四旧,全国上下,砸声震天;打倒牛鬼蛇神及走资派,全国上下,杀声冲霄……
      置身于如此激烈的革命洪流中,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尽管有的同学,思想有些跟不上形势,想不通,但,只能放在心里,表面上,个个装着紧跟、紧跟。
      郑强与佟欣也是这样,虽然对眼前发生的一切,忐忐忑忑,战战兢兢,犹犹豫豫,但从不表露丝毫,总是以战斗的姿态参与全班的革命行动,穿梭在老师中间。有时协助老师写大字报;有时跟随同学批判反动学术权威,或批判当权派,或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有时帮助老师整理有关揭发或批判的材料……
      他们俩第一次参加的批斗会是在学校小礼堂。批斗一位抱病、年迈、矮小、瘦弱的老教授。
      尽管他是机械制造领域屈指可数的泰斗,但他57年曾被打成右派,无疑首先向他开刀。
      因为受不了批斗时心灵与皮肉痛苦,他乘夜深人静,四周一片漆黑,家人熟睡,拖着沉重的脚步,跌跌爬爬,磕头似的匍匐向浩瀚的西子湖边蠕动,并轻轻地呻吟:天堂的老爸老妈,我来了!从现在起,我将永远厮守在你们身边!你们在世时,儿因为搞科研,做实验,登讲台,写论文,撰专著,编教材……没有空余时间回老家孝敬你们,那是儿的不孝!亲爱的老爸老妈,现在儿彻底空闲了!儿是反动学术权威,儿是牛鬼蛇神!老爸老妈,儿每次被批斗,比死还难受,不如一了百了,一心一意到天堂陪伴你们俩!说完,扑通跳进了湖里……
      老教授的尸体,不知去向,最后请渔民用滚钩在西湖里大面积的打捞,才寻觅到……
      类似这样的批斗,经历了多次以后,郑强与佟欣有时私下轻轻交流:那些有成就的学术权威,怎么都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那些批斗的言语,怎么都要无限上纲上线;那些批斗的形式,怎么都是用武力替代了文明……
      这些思想疙瘩,导致他们能避就避,能躲则躲。
      班长与他相好的女同学,经常偷偷摸摸私底下整别人的黑材料。
      今晚是系里开当权派系主任的批斗大会,无疑他们应该在场。于是,与郑强、佟欣坐在一起那位同学站了起来,像扫描机那样巡视整个会场,却没有发现他们两的身影。
      他们会去哪里呢?那位同学巡视完轻轻询问坐在他两旁的同学。
      会不会又去焼黑材料啦?坐在佟欣与梅菁之间的另一个同学怀疑。
      在那两个同学的带领下,梅菁悄悄地、慢慢地跟着他们离开了系批判会的会场,去寻找班长与他的相好。
      郑强与佟欣没有跟随,依然坐着如松。
      他们3人,四处寻找,却没有发现他们两的踪影。准备放弃时路过了小礼堂。
      小礼堂虽然一片漆黑,却能听到从窗口传出节奏非常明显的擦纸似的响声“嚓吱嘎吱,嚓吱嘎吱……”
      他们3个,几乎同时把各人携带的手电筒一齐照射了进去……   
      哇,里面赤裸裸的一男一女,正在大字报铺成的榻榻米上,一上一下激情地、肆无忌惮地运动着…… 哇哦,里面的他们,不就是我们苦苦寻找的班长与他的她嘛!  
      啊,难怪有色胆包天之说!大开眼界了。梅菁左边的同学深有感触,极低极低地自言自语。
      呀,竟敢撕下大字报铺成垫,然后性福怒放……梅菁右边的同学哑哑调侃。
      梅菁压低声音吼,赶快离开,赶快离开!拉着那两个同学的手迅跑。
      不行,不行,他们道德败坏,我们应该把他们揪出来示众!我们应该去报告领导……那两位同学异口同声说。
      梅菁坚决制止了他们。
      她说,现在是文化大革命期间,处于无政府主义状态,去报告谁?再说呀,在所谓的道德、戒律前面,他们的所作所为,貌似败坏,可与文化大革命中被揭露官吏们的男盗女娼相比,分明是小巫见大巫。何况,他们倆呀,应该是情理之中!因为他们正是风华正茂的20岁年轻人,正是生理最迫切需要的冲动时期。他们的行为绝非淫乱,而是青春期纯真的萌动。
      梅菁稍稍停顿了一会儿又说,我的做法是,从现在起,忘记刚刚看到的一切!把它彻底赶出脑海!我喜欢成全,成全是宽容,成全是大爱!不管谁,不管什么事情,我都喜欢成全。只要不是反革命之流,只要不是杀人犯之流。这就是我梅菁。
      那两位同学被梅菁的一席话,惊呆了。
      片刻,梅菁又说,也许你们想不通了吧!其实,世上只有想不通的人,没有走不通的路。
      那两个同学一脸茫然,直视梅菁,默不作声……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65)| 评论(1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